复活型老蛋

LO主是个变态

【佐鸣】恋爱制杖的恋爱攻略手册 9、10、番外二

之前是在另一个号上连载的制杖这篇,后来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就搬迁到这个号了,但是这个号上没有放制杖的正文,所以重新搬过来,总之不要嫌我占tag啦!

【说起来去年的时候梦100还是热门游戏……今年已经过气了(PД`q。)·。'゜

===================================

一个假定忍战之后谁都没死的完全是用来犯饼的宇宙


番外二、佐助坚持要搬出来住的罪魁祸首

  宇智波带土,无所事事地在木叶的大街上来回晃荡。报复社会未遂,经过严格的审查终于恢复自由身,然而并没有任何工作,今天也依旧只能坐吃老本。本来也就是穿着忍者拖鞋,不,忍者鞋四处闲逛,做一做以前的宇智波一族的工作而已,带土突然发现了一家隐秘的情趣用品店。

  本着钻研的态度和实践的精神,带土老师戴上了面具走入店中,并买了一大捧各色用品。这么多东西显然是不能明目张胆地提着出去,就算他贤二也知道一下子就能被人看出来的,不过好在,他有随身小黑屋啊!

  于是,带土就把这些预计与卡卡西深入探讨使用的道具放进了神威中。

  结果被共用眼睛的卡卡西发现,全部扔掉。

  于是宁静的宇智波宅爆发了一场争吵。

  宇智波带土表示,你不爱我了,你让爱的一族宇智波家的人感到爱的破灭,我要离家出走报复社会了。

  于是他就被家里剩下的两个宇智波联合镇压了。

 

第九条、沉迷手游的同时不要忘记赚点外快

  “特大喜讯!特大喜讯!由五大国著名科学家大蛇丸女士带领其团队研发的Super电烤箱现在发售啦!这是一款划时代的产品,轻轻松松将您从厨房中拯救出来,除了烘烤蛋糕,也可以——”

  宇智波佐助,站在村商业街的大路上,看着终端上的银行App显示自己的账户中有了不明进项,陷入了迷思。

  他最近一段时间接了很多任务,在鸣人长尾巴那两天里的代打代抽下还get到了一张七代鸣人的超稀有卡,而且还是在蛋池抽的,一发入魂——总之让他的氪金之路变得不那么艰难了,但也不代表他就很轻松!几个月过去了,初夏变成仲秋,他还是……什么都没抽到,明明图鉴都填满一半了,却依然只有三张鸣人,其中两张还是鸣人本人抽到的鸣人。

  忍者,能忍人所不能,吃东西什么的无所谓,但是卡必须要抽。因此在这四个月中,佐助虽然接了很多任务,财务水平却基本在赤字边缘徘徊着。

  “哟!佐助君,你最近怎么没更新?”就在佐助陷入茫然的时候,某不良前任火影突然从出现在了他的对面,手里拿着万年不变的亲热天堂,打了声招呼。

  佐助的面部平静,内心却受到了极大的波动。

  太大意了,如果这是敌人……果然是缺乏修行了么……

  “好啦好啦,不用太戒备。”卡卡西摆了摆手,“我只是来问问你准备什么时候更新你在木叶文学网写的《请与忍者的我谈恋爱》[1]”

  “……”佐助沉默了,事实上,自打他开始玩影100并为此上了很多游戏交流论坛之后就渐渐的接触了五大国互联网,一些其他方面的网站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其中就包含了这个木叶文学网。

  正如在外常年旅行收集情报而积累了世界各地风土人情、奇人异事、俊男美女的自来也一般,佐助的旅行时间,也就是离家出走的时间虽然不及自来也长,却也比一般人经历丰富。一般人经历得多了,内心自然也会情感丰沛,更何况是爱的一族宇智波?佐助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心里却是激昂澎湃的。压抑情感不利于心理健康,而且现在又不能随意离家出走,所以佐助选择了在网络上“记日记”。

  当然,基本的信息他还是有好好地掩盖的,不过这也就导致了他的“日记”呈现了一种小说的感觉。

  佐助并没有说话,卡卡西也不吱声地看着他,两个人沉稳的气质让从银行进出的人不由得退避三舍,贴着门边钻进钻出。

  “呐呐,最近有一本超好看的小说叫《请与忍者的我谈恋爱》,你有没有看?”一名可爱的女忍拉着她的女伴的手,开心地说。

  “啊!你说的是不是那个最近在木叶文学网热门小说排第一的那个?!”她的女伴突然兴奋了起来。

  “对对,就是那个,写得超好看有没有!”

  “对啊!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感情实在是令人向往呀!”

  “不过作者欧洲大番茄好像从来没回复过评论呢?似乎是个非常高冷的人。”

  “诶,没准是专业的忍者吧?你看,作者用了很多专业术语呢~”

  “诶?不会吧——忍者那么忙怎么可能要去写小说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自来也大人不是最近刚刚出版了新的《亲热天堂》吗?”

  “你还看那个啊?”

  “当然——”

  佐助和卡卡西齐齐回头从两位女性一边讨论一边走过来开始盯着,一直目送她们的背影和声音超出两人感知的极限,然后卡卡西回过头,耷拉着眼睛看着佐助,佐助的额角流下了一滴冷汗。

  “为什么知道是我。”佐助用没有问号的语调询问。

  “不知道才不正常吧。”卡卡西用同样没有问号的语调反问回去,“虽然你把视角调换了,但是热血笨蛋追着冷酷中二的桥段怎么看也都是你们两个吧。”

  “我以为那是个私人板块。”

  “不,其实它是公开的,而且你已经三天没有更新了。”

  “我去风之国出任务了。”佐助脑内一阵混乱,然后迅速地接受了这个现状,这就是他身为与当今七代目并驾齐驱的优秀忍者的素质,这也让他忽然意识到,那些不明的进项应该是来自他的小说收入。

  “风之国啊……”卡卡西望天。

 

  当小樱带着医疗部这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到火影办公室并准备申请扩大第四季度的医疗基金时,她看见了鸣人的眼圈发红。在冷静地排除了鸣人遇袭开启仙人模式——因为火影办公室的文件没有一点散乱的样子——之后,小樱判定,鸣人这是哭过。

  “所以说你怎么哭了?”小樱把一厚摞文件啪地砸在鸣人面前,无奈地问。

  “我——我才没哭,我怎么可能会哭?!”鸣人立刻手忙脚乱地扣上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哦豁,你光在我面前因为佐助就哭过那么多次了,你居然告诉我你怎么可能会哭,小樱冷漠地看着鸣人。作为一个擅长精确操纵查克拉以弥补量的不足的优秀女医忍,小樱的观察能力与分析能力在任何一个人之上,虽然观察鸣人根本不需要任何洞察力——小樱一把夺过鸣人的电脑,打开屏幕,上面赫然显示着一个粉红的界面,黑体加粗的大字赫然写着《请与忍者的我谈恋爱》。

  “啊啊啊!小樱!不要看!”鸣人手舞足蹈想要从小樱的手中夺过电脑。

  你仿佛是在逗我笑……小樱用怀疑而严厉的眼光把鸣人盯得乖乖地坐回了座位上,情况已经十分明显了,漩涡鸣人,九尾人柱力,四战英雄,七代目火影,平时擅长耍宝卖蠢的超粗神经之人,在看一部怎么看都是少女向的小说,并为之落泪。这就非常的一颗赛艇了,小樱翻了几眼内容,立刻就确定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欧洲大番茄就是宇智波佐助。

  “鸣人,你在追这个小说?”小樱问。

  鸣人点了点头。

  “你看小说看哭了。”

  鸣人停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知道这个作者是谁吗?”

  鸣人刚要点头,然后摇了摇头。

  “你居然不知道?!”小樱顿时就惊讶了,这完全就是换了个名字和佐助视角的你们两个的故事吧!

  “你好歹也是火影,至少可以让下面的人帮你查一下吧?”小樱按着自己狂跳的额角,问。

  “为什么?”鸣人歪头问。

  就算你现在摆出流浪狗一般无辜的眼神看我也掩盖不了你脑子不好使的本质啊鸣人!小樱潜藏多年的内心里人格又一次站了出来,她努力地假笑着:“你就不好奇作者是谁么?”

  “为什么要好奇?我主动看书小樱你不该为我高兴的说吗?”

  哦豁。

  “一个人的文章能暴露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你看这个小说都看哭了,肯定是有很触动到你的地方,你就不好奇是什么人能有触动你的想法么?”忍耐,忍耐,忍耐,就算是面对佐井的ky也依旧能假笑出来的我不会认输给鸣人的!

  “因为这个小说让我想起了跟佐助的那些过去啊,男主角复仇的心路历程真是太坎坷了!小樱你也看一看就知道了!”鸣人顿时亢奋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滔滔不绝的时候,小樱打断了他:“我,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不,好奇,作者,是谁,吗?”

  最后一个尾音轻快地上扬,小樱的笑容也如她的尾音一般明亮。不过以漩涡鸣人二十多年来与春野樱的抗争经验来看,这种笑容与愉快的语气往往是天崩地裂的一拳的前奏,顿时冷汗长流。

  “啊啊……那个……就是……作作作作者一定是个很深沉的人吧,你看,他还用这种傻瓜一样的笔名,肯定是不想被人知道真实身份啊,所以我要尊重作……者……小……樱?”当了这么多年火影,鸣人的随机应变能力还是有了提升的,他脑内的齿轮嘎吱嘎吱地转着组织答案,结果小樱突然变得满脸黑线。

  “啊啊——”小樱没干劲地摆了摆手让他不要说了,“作者听到你这番话到底是会感动呢还是会选择离家出走呢……”

  “诶?为什么会离家出走?”他的脑子有点没反应过来,突然有一丝灵光在他的脑海中叮铃一声穿过。

  “难道!”他猛地一拍桌站了起来,神情严肃道,“难道这个人不是木叶的!间谍么?身份败露了要被驱逐出境么?!”

  “呵呵……”小樱的嘴角咧了一下,又咧了一下。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哪次克服了要揍鸣人的冲动了?所以她微笑着把鸣人的电脑放回桌上,从背后的腰包里掏出了皮手套。

  “强纳洛!”

  七代目火影突破了玻璃的阻隔,化为了白天的一道金色流星。

 

小剧场1:假如佐助氪到没钱吃饭

  “小樱。”佐助,无负伤站在了刚刚查房完毕的小樱面前,面如止水,当然并不是那个撩他哥的止水,他只是沉静地看着小樱。

  “咕噜噜——”一阵肠鸣清晰地在木叶医院院长的办公室响了起来,佐助的面色稍微浮现了一点红色。

  “又氪大发了?”小樱扶着狂跳的额角,虽然以前佐助、鸣人以及佐助和鸣人之间的关系这三项就已经很让她头疼了,不过现在怎么想都觉得这“两人一事”都比原来更闹人了。如果十多年前她还是个无知少女的时候就能够清楚地意识到佐助这个人其实是这样子……熊的话,她对灯发誓绝对不会为了佐助而跟井野吵架的。

  “不,我只是需要一些兵粮丸。”佐助说。

  “你可以去忍具店买啊。”

  “……”佐助并没有说话,只是用他漆黑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小樱。

  小樱叹了一口气,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来了一篮子拳头大的兵粮丸,交给了佐助。

  “只此一次,就算是氪金也要适度啊。”她好言相劝。

  “不,我一定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抽到鸣人的卡。”佐助斩钉截铁的回答。

  哦豁。

  “咻~嘭!”只见一身黑的暗部部长被人拎着后领子,单手提篮放在腿上,以规规矩矩跪坐的姿势被一只手从办公室内扔到了走廊上。完美落地,就像他本来就在走廊上正座着一样。然后门,无情地被甩上了。

  “你有时间抽卡还不如去约鸣人出去!!!!”

  “啊,原来还可以这样。”佐助恍然大悟,如梦初醒。

  然而这只是一个假设,现实中的佐助只是默默地打开冰箱,悄悄拿走了鼬刚采购的食材中唯一能吃的木鱼饭团。由于少了这一步至关重要的恋爱教学,所以距离他开窍大概还有上那么一段时间。

小剧场2:当宇智波佐助学习搞对象的时候其他宇智波在做什么

  宇智波鼬的场合

  “嗯——新产品么?”宇智波鼬站在木叶新开张的家用电器城的橱窗前一手支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即使现在开了写轮眼他也没办法看清楚大蛇丸新研发的电烤箱的结构,毕竟他的血继界限是写轮眼而不是具有透视X光功能的白眼,所以他决定去要一份说明书。

  功率、温度、时间、容量……他的眼睛迅速地在说明书上一行一行地扫过。瞬间,他天才的脑子里开始计算起了使用电烤箱会对他未来的甜品店的成本影响。首先,虽然他自己不觉得,不过佐助和他的小伙伴儿们似乎在吃了他做的甜品会导致严重的肠胃功能紊乱,就算是他也知道这对于一个店家的口碑会造成多严重的影响。虽然天照点火节约燃料、零排放、无污染,但是似乎会造成食物内部元素的结构变化,也会提高材料成本。如果购入数台电烤箱,则用电成本会增加,同时也不是十分利于环保。尽管电烤箱是固定资产,然而随着使用年限的增长也会贬值折旧——不过普通的烤箱也是有耐受的,且天照点火也需要消耗一定柴火——

  就在鼬沉思的时候,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人拉起了他的辫子,在手心里颠了颠。他猛地回头,吓得开了万花筒写轮眼。

 

  宇智波带土的场合

  “放我出去!我要装【嘀——】”木叶的监牢里又一次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安静点!你吵到别的犯人休息了!”守卫监狱的忍者说。

  “我为四战立过功!我要见火影!”

  “火影大人日理万机不会有时间来见你的!”忍者觉得自己额头疼,他总是担心自己会不会不小心又给了这个麻烦的犯人话柄,老实说,他已经听腻了这个犯人的单口相声了,十分期望上级审核下来把这个宇智波送到鬼灯城或者随便来个人把他保释出去。

  带土思考了两秒钟,觉得这句话没有什么槽点。然而宇智波带土,虽然摘掉面具是一个有深度的男子,但是戴上面具,他就是相声舞台的King!而一个优秀的相声演员从不在乎有没有哏可以捧,优秀的相声演员自己就是哏的集合物!他戴着最喜欢的橙色曲奇饼干面具,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第三十八届全木叶监狱单口相声大赛第一轮预选赛唯一一个选手的演出。

It's show time.

  啊果然……忍者决定不理他,不给一个逗捧兼备的相声演员接任何或逗或捧的话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所以这位忍者决定对宇智波带土实行最为残酷的虐囚——不搭理他。

  整个监牢里再次宁静了下来,就在忍者觉得自己的决策非常英明的时候——

  “唰唰唰唰唰——”宇智波带土,挠墙的声音传遍了监牢。

  今天的爱之宇智波也依旧十分活跃。

 

小剧场3:宇智波佐助给自己起ID时的心路历程

  基本中的基本,忍者不能轻易泄露个人信息。

  当佐助坐在自己的电脑前就定下了这样一个原则,那么该起一个什么样的ID好呢?

  既要能代表自己,又不能被人认出来。

  佐助想了想自己的特点,首先,一定不能中二。我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中二那种事早就已经抛诸脑后了,他这样想着,总之朴实刚健是必须的。

  其次的话,大概是不能让人看出来我喜欢鸣人吧,所以像七代目俺の嫁这种的显然是不能用的,最爱吊车尾什么的也不好,万一被鸣人看见了一定会被怀疑。

  然而,事实上佐助显然在这方面高估了鸣人的贤值与神经粗细程度。

  总之喜欢的东西的话,大概就是木鱼饭团和番茄了吧?

  最后的话,果然还是要寄托美好的愿望,所以不能非,只能欧,不能黑,只能白!

  佐助猛地睁开了眼睛,手指灵活地在ID栏敲进了一行字:欧洲木鱼饭团

  红字出现在了输入框的后面:字数超出。

  佐助的眼神阴沉了下来,于是再次键入:欧洲白番茄

  输入框的后面显示了绿色的对号。

  然而他自己又不满意了,白色的番茄啊,听起来就没什么食欲啊……

  再次输入:欧洲の番茄

  该昵称已被占用。

  到底是谁抢先注册了这种无聊的账号!佐助在心里吼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想出这种无聊ID的人。

  桌上的时钟发出了哒哒的清响,一秒、两秒、三秒……佐助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一种冥想一般的状态,文字在他的脑海中旋转飞舞,终于——他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一动作甚至带出了查克拉的流动,吹得电脑旁边的绿萝叶子飞了起来。

  他的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敲击着键盘,输入了:欧洲大番茄。

  绿色的对号再次显示在了后面,佐助长舒了一口气,嘴角轻微上扬。

  看来这次是我赢了,他想。

=============================================

[1]neta自16年冬季漫改日剧《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

 

第十条、不要轻信网络上的恋爱攻略(一)

  “宇智波佐助,并未通过中忍考试。”今年的由木叶村主办的冬季中忍考试正式落下帷幕,本次考试的负责人奈良鹿丸先生正在公布成绩。

  看着身边那些或稚嫩或中年的下忍考生走到台前接受中忍荣誉证书,站在擂台上的宇智波佐助,陷入了迷茫。

  为什么会这样呢?时间要倒推回七天前。

 

  电脑的屏幕上闪过了一条一条的讯息。

  “重要的是般配吧。”by甘味哲学

  “我觉得我们很般配。”by欧洲大番茄

  “看起来你并不知道木叶的新的择偶标准。”by甘味哲学

  “?”by欧洲大番茄

  “学历、职称、收入、还有不动产。”by甘味哲学

  “收入的话我是没什么问题的……不动产的话,在郊外有一套宅子。”by欧洲大番茄

  “郊外什么的,将来两个人工作的话会不方便吧?”by甘味哲学

  “不过我很强的。”by欧洲大番茄

  “现在是和平时代了,以前那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并不适合成为结婚的标准;人被杀,就会死,越强大的人越容易死于力量,不管是男是女都喜欢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人,适当的量化可以让人易于评估,也就是说,学历很重要。”by甘味哲学

  “你说的很有道理。”by欧洲大番茄

  宇智波鼬,揉了揉眉头,把电脑关掉了。

  我愚蠢的弟弟啊,你要追求的对象毕竟是站在木叶顶端的男人,虽然你是暗部队长,但是没有顶尖的职称如何配得上你顶尖的职位?原谅我吧,佐助,宇智波一家代代精锐,不能出现你这么一个下忍啊!

  鼬的内心在流泪,然后吃了一串团子压压惊。

 

  “火影大人。”第二天一大早,佐助就抱着一篮黄瓜——他被小樱警告过不能只给鸣人投喂过量番茄而是应该逼他吃多种蔬菜来均衡营养——一脸严肃地站在了鸣人面前说,“我要参加中忍考试。”

  “诶?为什么?”鸣人从文件堆里抬起了头,看见佐助手上的黄瓜,顿时脸就绿了。

  “因为我……”这种时候如果告诉鸣人我是想提高自己的职称肯定是会被嘲笑的吧,虽然这个家伙也没考过中忍测试,但是吊车尾的话根本就是会无视他自己的毛病而转来嘲笑我,这是基本的尊严问题,绝对不能退让……

  “怎么了?”鸣人问。

  “收到线报,今年的冬季中忍考试会有人混入考试,搅乱考试秩序。”佐助回答。

  “怎么又来……”鸣人表情顿时垮下来了,“年年都有人来中忍考试捣乱,中忍考试怎么总是这么不顺啊!”他烦躁地揉着头发,好在这几年他为了表现自己已经成熟了起来而把头发剪短了,就算他现在再怎么努力去揉也不会揉出来鸟巢效果的。

  “所以我才要参加考试,有我的话不管间谍再怎么想要捣乱也不会有机会的吧。”

  “嗯!就这么办吧!你的考试资格我会让人安排,那三天后就加油了!”鸣人又变得有精神了起来,缠满绷带的右手给佐助点了个元气满满的赞。

  佐助顿时感觉这一天的能量瞬间充满了。

  等一下,三天后……

  “三天后就考试了么?”佐助突然僵硬了起来。

  “对啊,三天后。”鸣人有一点莫名其妙地看着佐助,“考试行程安排已经给我了。”他埋头进文件堆里翻来翻去,最后好不容易从一摞半人高的纸堆里抽出来了一张单子,递给了佐助。

  “……”第一天,文化课考试,考试范围是上忍及其以上的数理化知识以及考生面对临场危机时的反应能力。木叶就喜欢搞这种应试教育,佐助不禁在心底暗自批评了起来。实战的时候会考你站树上能把苦无扔多远吗?实战的时候会考你如何才能精确爆掉一块岩石吗?实战的时候人家会等你解读一半密码再来偷袭吗?当然不会!这种时候还得说音忍和雾隐村的学生期末考试强,都关小黑屋里互相厮杀,活着出来的学员都是优秀战斗精英。

  我现在去找大蛇丸补课还赶趟吗?佐助陷入了迷思。

  “佐助的话,肯定没问题的!”鸣人笑得很灿烂,于是就把佐助想要一份考试题目的话给堵了回去。

  佐助觉得头有点疼——这不能怪他,他自打毕业于忍者学校之后就没什么机会接触木叶正规学术类教育了。当年中忍考试出的题他就不会,后来跟随大蛇丸走了三年,倒也学了一些科学技术知识,但是依旧没学过站树上能把手里剑扔多远的物理题。他觉得这不是他的错,毕竟如果让他扔两个手里剑就能飞两端距离,如果扔三个就能飞三段,如果让他无限扔就可以飞出去无限长的距离,所以为什么要计算极限距离?

  这是限制忍者对自身无限可能的开发,这种教育是不合理的,必须要加以改变。

  于是当天下午,佐助就徒手托着半人高的习题集飘然走回了家。冬季的北风吹起了他乌黑的发和他夜一般的披风,他空荡荡的右袖子随风抖动着,可是他手上的习题集却纹丝不动连页都没翻起来。他带着一脸的悲壮往家走,这是一个男人孤傲的战斗,他是不会让鼬看见他需要考前复习的!

  绝不。

  宇智波佐助,觉得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吹得他脸疼。

TBC


评论(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