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型老蛋

LO主是个变态

【佐鸣】Double Agents 十一(Beta佐xAlpha鸣)

十一

 

鸣人跑得很快。虽然并不是每一层都有连廊作为连接,但是佐助进入的房间距离中央控制室所在的顶楼只差一个楼层而已。鸣人快速地通过长长的连廊跑到E区,视线向下瞥去的时候,下六层左右的地方角落的房间莫名地令他在意。

但是现在的话,还是要以佐助为优先。

鸣人来到了佐助消失的房门前,那上面并没有写着人名,所以鸣人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房间。队长的卡似乎确实拥有极高的权限,他居然成功地打开了房门。

房间作为要塞里的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宽大的了,装修也与一般人员的休息室不同,是比较豪华具有享受气息的。鸣人双手持枪放在腰下,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房间。

不需要太久,他就把整座房间都找了个遍,没有任何人存在过的痕迹。浴室里的东西有些杂乱,似乎有谁将这些东西都掀翻了似的。床边的柜子也被翻得一团乱,各种各样的药品撒了一地。他注意到主要都是些褐色的安瓿瓶和一些注射器,然而除了这些,并没有其他的痕迹了。

他开始去寻找机关,很快就被他发现墙上的画有过移动的痕迹,然而掀开却是瞳孔扫描装置。他意识到他对此无能为力,他可以选择扔个手榴弹试试,但是也许除了打草惊蛇并没有任何意义。他相信佐助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死去,那么佐助来此处肯定是有什么事要做。

鸣人在房间里转了几分钟,他的右臂又传来了电击的麻痹感,一连串的小幅度震动传来,他的脸色一变再变。等到震动停止,鸣人留恋地看了看那堵墙。

时间还有一些,他可以过一会再回来,如果那时候佐助还是没出来他就准备强行炸进去。走出房门的时候,他又看了看那堵墙,最终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现在是0250,他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继续行动。

鸣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中央控制室,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似乎巡逻队也没有到这里来。中控室的操作按钮多得数不胜数,但是想要找到广播还不算难。

“全体注意,本要塞即将遭受攻击,请全体人员做好逃离准备,与港口处汇合,准备上舰。”感谢之前用在巡逻上的时间,鸣人现在将整座要塞的大致构造烂熟于心。要塞的底部其实是大量的海水,那里停着几艘潜艇,想来是进出这座要塞的唯一出路。

这座要塞很快就要被毁灭了,他必须得尽可能地将那些无辜的人救出来。

鸣人在中央控制室打开了所有牢房的限制,只要是还有能力行动的人就都可以离开。他再次离开中央控制室的时候,整座要塞已经从之前的幽静变得嘈杂了,唯独E区依然是静悄悄的。

先前让他注意到的那扇门还在诱惑着他,要他去一探究竟。他相信自己的直觉,长久以来,都是这种直觉让他能够逃离危险、完成任务,他相信这次也是一样。

他坐着电梯直接下行了七层,穿越连廊,来到了那扇门的门口。

他的心脏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不为何,他忽然有些迟疑,觉得自己不应该进去,或是不想看见。但是他还是推开了门——因为限制的取消,他可以自由地进出了。

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实验室而已。可是当他打开第二重门,那里立着无数的玻璃槽。玻璃槽的里面填充着绿色的可疑液体,数不清的人体漂浮在其中,表情平静,早已没有生气了。

他震惊了。

他疯了一样地冲出实验室,然后乒乒乓乓地推开那条走廊的每一扇门。被解剖的人体、虽然还活着但是已经被开膛破肚完全依靠维生器械活着的人、连接着电极贴片与电线地漂浮在营养液中的大脑,旁边的电脑还在运行着什么程序。

这座要塞并不只是单纯的情报机构,更是一个人间地狱啊!

鸣人的心率骤然提高,愤怒令他的瞳孔紧缩,双眼圆瞪几乎目眦俱裂。Alpha狂暴的信息素在一瞬间爆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呢?这里到底有多少人是无辜的?不,就算他们并非是无辜者也不该这样地死去。住在这座要塞中的人,有多少是知道真相的?有多少人是默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他不该让他们逃跑,他应该让这些人死在这里!他也该死在这里,他也是手上沾满献血的人,和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停下来!NARUTO!”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紧接着,从背后传来了温暖,眼前的修罗景也被一只手遮蔽。

“冷静下来……鸣人……冷静下来……嘘,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已经二十几年没再听到过的温柔声线冲进了鸣人的脑海,就像当年佐助为了拯救两人而第一次杀人一样,佐助再次出现,拯救了他。他落入了一个怀抱,眼泪瞬间从眼中奔涌而出了。

“佐助……佐助!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啊!”那个男人终于哭了出来,情绪彻底崩溃了。

“嘘——嘘——”身后的男人没法回答他,只是不停地发出嘘声,试图安抚鸣人。他的眼睛被那只手死死地压着,于是眼泪更加肆无忌惮地流着。他被那只手紧紧地箍在男人的胸前,双腿失去了力气,他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了身后的男人。他张开嘴,绝望地哭号着。

此时是0319。

 

佐助离开“试剂”的房间,就开始搜索鸣人的下落,他记得鸣人已经赶来了E区,但是他并没在那个楼层见到鸣人。鸣人到底去了哪里,在这么大的要塞中,他没有任何能够联系到鸣人的方式。

“全体注意,本要塞即将遭受攻击,请全体人员做好逃离准备,与港口处汇合,准备上舰。”鸣人的声音从广播里响起,难道鸣人又回到了中央控制室吗?这样想着,佐助开始往中央控制室的方向跑。

他不清楚鸣人为何知道他要摧毁要塞,但他很清楚鸣人是绝对会尽可能地救人的。要塞里变得嘈杂了起来,那让狂奔着的佐助就显得一点也不突兀。他跑到中央控制室,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任何人在了,鸣人又去了哪里了?

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不祥的预感在他的心里蔓延,他飞奔出C区,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他跑得那么着急,甚至来不及躲避人群而被连着撞到好几下,也没听到玻璃跌落在地上的轻响。他不停地跑着,由上至下挨层检查E区的房间。接连找了几层,他突然听见来自楼下的、门被砰砰地推开、关上的声音。

是鸣人吗?怀揣着希望,他又跑到了下一层。那里有大半的门被打开了,只有走廊最后一扇门没被打开,鸣人应该是在那扇门的前一扇门后吧。

如他预想的那样,鸣人确实在倒数第二个房间里。那间实验室里装满了人类扭曲肢体的标本,那里的囚犯被用来测试人体肌肉的延展极限。他看见鸣人呆立在实验室的中央,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他走到鸣人的背后,用手遮了鸣人的双眼。没有特意去管那把枪,而是紧紧地搂住鸣人,明明已经做过那么多次了,但是像这样无性地相拥却是二十多年后的第一次。他完全理解鸣人心中的想法,正如他在“Boudoir”中看到那些实验记录一样气愤。即使这么多年以残忍的方式杀了那么多人,看到这一幕也还是会受到冲击。

进行这些实验的“科学家”们到底是怎样一种心情呢?比起被逼着拿起刀枪,主动地用工具将同类肢解、折磨的人是怎么想的呢?那样的人值得活下去吗?为什么要救那样的人?明明不是英雄,但是也会思考这种问题。

他也同样地自我怀疑着。

“佐助……佐助!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啊!”鸣人的问题也同样拷问着佐助,一直以来都以自己是“有原则的杀人”和“为了生存才去杀人”来自我麻痹着,但是归根结底,和这些人的区别到底又在哪里呢?

他们,真的有资格放下武器,回归到正常的生活里吗?他把脸压在了鸣人的后脑上,那里汗津津的,气味也不好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变得越来越湿润了。

为什么呢?

他们就这么站在森然可怖的实验室中,过了许久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现在是0330。

 

“好些了吗?”他们站在港口区的走廊里,一人夹着一支烟,靠着走廊的墙壁吸着。五个区域的人们早已经撤离干净,他们就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已经空下来的要塞,吐出了几个烟圈。

两个人的眼周都有些红红的,大概是狠狠地哭过了一场了。

“好些了,你刚刚去了哪里?”鸣人平静地问,催情剂的效力过去后,他的发情期也过去了。他现在比此前任何一个时刻都冷静,冷静得像块从冷藏室里捞出来的铁板一样,冰冰凉凉。

“‘Boudoir’……”佐助说,他把在下面发生的事说给了鸣人听,不过省去了一些事实。

“啊……是吗,你也很辛苦啊……”鸣人点了点头,感慨道,“不过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死在一起了吧。”

早在半个多小时前,他们也冲到了港口区,那里一艘潜艇也没剩下,密封大门紧紧地关着。他们大概要感谢这座要塞的系统还未完全瘫痪,不然都等不到过来,整座要塞就会被汹涌的海水瞬间填满。

然后他们就站在这里,抽着从地上捡到的烟盒里的烟。

“不过,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希望能拯救佐助啊……如果能够乘上某艘潜艇的话,应该就能被送走吧?回到地面上的时候,还能以其他的身份活下去,反正佐助你肯定准备了几百种伪装身份了吧。”鸣人深吸了一口,像他们这种人是不会被烟呛到鼻腔或者肺子的,毕竟比那糟糕几百倍的胡椒气雾也能够抵抗住,但是抽烟还是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特殊意味在里面。

“但是像现在这样也不可能了,是我的错,才会让这里被彻底毁掉的。”他感叹着。

“为什么是你的错?明明是我要毁掉这里的。”佐助长舒了一口气,他手上的烟剩得不多了,一点红光若隐若现的。

“明明是我,现在是什么时间?”鸣人明知故问,他自己手上就有表。

佐助抬手看了看,答道:“零四零零,整点。”

“还有五十分钟,联合国的部队就会过来将此处炸毁了,”鸣人说着,用手将烟头掐灭,他站到佐助的面前,脱去了上衣,“来做吧,佐助,反正要死在这里了。”

佐助错愕地看着他,重复了鸣人提到的一个词:“联合国?”

“对啊,联合国的部队,和佐助你一样,我其实是被联合国的情报机构派入Y国做卧底的,之前一直没机会告诉你,现在终于能说了。”鸣人的手臂环住了佐助的脖子,脸凑到极近的距离,贴着佐助的嘴唇说。

“你是联合国的特工?”佐助躲开了鸣人的吻,又问道。

“是啊,有个人说可以提供X国的秘密情报机构的信息,我想也许拿到它就能够拥有足够的筹码,到时候也许能透过某些关系向X国施压,把你救出来,不过没想到居然被困在了这里,大概也没机会和那个人碰头了吧,”鸣人说,“你到底要不要做?”

佐助一把推开了鸣人,双手紧攥着男人的肩膀,突然问:“鸣人,你想不想活下去?”

“……想……当然是想要和佐助你一起活下去……但是你看……”鸣人被佐助问得懵了,说话也有些舌头打结。

印象中总是板着一张脸装成酷哥样子的佐助竟然露出了啼笑皆非的表情,那真是罕见的景象,如果不是没有工具,他真想把佐助那张脸照下来。

“真是的,绕了这么一大圈,结果一直是我们两个人的戏。鸣人,你真是意外性第一的家伙,我服了你了,”佐助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那个找你联系,想要交换情报的人,就是我啊!我想要通过这次任务将X国的秘密情报全部带出,然后用来为你交换一个正常人的身份……结果我们一直以来想要的都只是同样的东西啊!鸣人!”

“佐助……”鸣人的表情也亮了起来,可是那光芒只闪过一瞬便暗淡了下来,“可是我们没机会了,在我的右臂内侧有植入目标定位的芯片,他们已经锁定了这里,在零四五零时就会进攻这里了,而任何逃生的工具都没有了。”

“不,”这一次,佐助牢牢地握住了鸣人的手,十指交缠的那种,用力到要把对方的手骨捏碎的程度。他的双眼如炬一般望着鸣人,里面闪着的是希望与快乐,“我知道还有别的逃生路线。”

“你愿意和我一起亡命天涯吗?”

此时为0405。

TBC

======================

还差一章就完结了,10号就写完了【然后忘了自己还没发完。。。。【可能我八成是个智障吧。。。

捞一捞自己的本宣

电脑版的链接手机模式可能进不去,手机版的链接我放在评论里了

苟撸否老和谐我_(:з」∠)_气成河豚惹!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