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型老蛋

LO主是个变态

【佐鸣】垂天之翼 一

  漩涡鸣人是一名侠盗,罗宾汉那种的,专干各种劫富济贫。当然,说是侠盗,其实也会在劫富济贫的过程中自己揩点儿油,所以鸣人一般不说自己是侠盗,只说自己是个盗贼。

  要知道团结就是力量,这年头的贼没有几个是单干的,鸣人也一样。他隶属于一个名叫木叶的盗贼组织,有事接点单子,没事带着小伙伴去溜门走户。但是人都是有理想的,没有理想的盗贼与普通的小偷有什么区别?漩涡鸣人就一直想干票大的,当上海贼王,不,木叶贼王。

  为此,他锁定了一位大名的庄园,并把自己打扮成一位可爱的金发姑娘四处踩点。这位大名的庄园之中有一座巨大的封锁严密的仓库,据说里面有天降的神物,帮助了那位大名发迹。这位大名本来是流寇出身,在当今这种世道居然建立起了自己的庄园。鸣人倒是没想靠神物发迹,他只想当木业贼王,而且只是想凭借干一单大的来证明自己业绩优秀。

  “所以说,”小樱嘭地一声把一份报纸拍在了鸣人面前,差点砸坏了鸣人家里仅有的一张小木桌,“你昨晚独自一人不要命地去偷大名的仓库结果搞出了这么个大新闻?”

  鸣人当时正手捧着一碗拉面,在看到小樱破门而入的第一反应是先把泡面举到高处。他保持着这个姿势低头看了看报纸,上面的铅字赫然印着《大名庄园一夜俱毁,犯人线索调查中》。

  “然后就带回来了这么个秋叶原时期的塑料小人??”小樱指了指鸣人摆在床头柜上的一个长着翅膀的有些破旧的小雕塑说,鸣人这个人是很不讲究生活质量的,家里仅有的那点摆设还是小樱定期过来帮他打扫的。上周小樱来鸣人家里的时候,鸣人床头还没这么个东西。今天再来就有了,鉴于这周他们并没有参与任何团体行动,所以只能证明这是鸣人的私人行动的战利品。

  “啊……这个啊……”鸣人放下了手中的泡面桶,对着小人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潜入那位大名的宅邸并不怎么费劲,只要把自己乔装成想要应征女仆的可爱的金发姑娘就成功的混了进去。虽说作为女孩子来说多少显得骨架大了些,不过听说那位大名对高大的女性有偏好,倒也算是成功地蒙混过关。

  到了夜里,他便潜入到了仓库附近。他早就在那附近改扮成各种各样的人将逃生路线摸得一清二楚,就差潜入行窃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盗贼,鸣人是非常专业的,只见他站在大门门锁的面前撩开厚重的裙子——之所以改扮成女性就是因为这位大名偏好欧洲的审美,一定要给手下的女子穿上厚厚的鲸骨裙才行,这对于他藏匿装备来说十分方便——就从裙子的褶皱里抽出了一个皮质卷轴。唰地抖开,里面林林总总摆着各式各样的撬锁工具。

  鸣人这次算是把他压箱底的装备都带了出来,还求了天天好几次借了点据说是秘传级别的撬锁工具。正当他得意于自己准备完全之际,抬头一看,那仓库门上赫然挂着一把巨大的……挂锁。

  鸣人僵硬了两三秒,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就是他们盗贼入学测试的小破锁,随便拿根铁丝都能捅开的那种。但是可靠的情报却显示,凡是想要偷这位大名的仓库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

  一定是用最简单的锁使人麻痹大意,然后玄机在开锁之后。鸣人想了个合理的理由,于是气氛又重新变得紧张了起来。他扯了扯极低的荷叶边领子,这是那位大名给女仆们发的统一着装,虽然说是女仆,不过大部分都不需要干什么活,所以即使穿成这样也不会影响些什么。但是却很不方便,毕竟鸣人并不是真正的女性,低胸成这种样子也没法往里面塞苹果装胸,于是只好硬用胸肌挤出来点起伏。不过卡不住领口,弄得经常下滑露出乳头,被缀着蕾丝的荷叶边刺得浑身难受。

  调整好衣服,鸣人谨慎地带上了皮革手套,拿着铁丝去撬锁。

  “咔哒”一声清响,大锁被撬开。鸣人吞了吞口水,额角划过一丝冷汗,把大锁小心地拿下来,连一点铁锈都没蹭下来。他摩拳擦掌,把门拉开了。

  久未使用的门轴发出了刺耳的响声,在这极静谧的夜中显得格外的刺耳。这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哪个足够巨大的仓库门不会发出嘈杂的声音,鸣人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立刻跑了进去。

 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回廊之中显得格外清晰,鸣人的夜视能力几乎可以媲美野兽,所以丝毫不受黑暗的阻碍。他能看见在走廊的尽头有微弱的光芒,盗贼对财宝天生的敏感告诉他那就是宝物的所在。

  没有机关、没有埋伏,甚至守备也极为松懈。如此的顺利证明了,使得那么多盗贼死亡的恐怕是就是宝物本身。鸣人一边跑一边甩掉了鲸骨裙和憋得他难受的束腰,衬裙也被割开脱掉。过于繁复的衣服会阻碍行动,就算穿得少点也不能妨碍动作。

  光亮越来越近,却并不刺眼。当鸣人穿过那道门扉时,他看见了他此生所见过的最柔和的光。

  仓库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光源,发光的东西是被无数铁链捆缚住的宝物本身。他仰头仰到脖子都酸了,却只能看见一对巨大的洁白翅膀。

  那仓库的占地面积很大,然而那对翅膀却足足填满了整个仓库的直径。半展开的样子,如有垂天之势。羽毛长而洁白,如流苏一般垂着,整个闪着柔和而明亮的光芒。粗大的铁链残忍地穿过了白翅的骨头,在铁链附近的细小羽毛上还带着鲜红的血迹。仓库之中自行起了风,将一片细羽吹落,正好掉在了鸣人的手心中。

  然后自那羽毛上,绽放出了刺目的光。

  “必须要救他才行。”鸣人的眼睛失去了焦点,茫然地呢喃着。他的手变得扭曲了起来,指甲生长变成了爪子。原本蓝色的双眼变成了血红色,瞳孔竖起犹如猛兽一般。他灵活地蹿上蹿下,没用太长时间便把那些铁链尽数抓断。清醒过来时,层层的铁链已经全部从被从近墙体处抓断了。

  那种状态也是时有发生的,不过鸣人从不知道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在兽化的时候的记忆会被全部抹除,所以当他站在地面再度仰望巨翼之时,只看见了在羽翼中心一个小小的人影,也被铁链束缚着。

  巨大的双翼缓缓地扇动,连带着扯动了串在骨骼之中的铁链。血液随着羽毛一并落下,在鸣人的惊叹之中,那巨翼以人影为中心合成了一个茧。

  落在地面的血开始燃烧,自地面而起似火龙一般缠绕在了羽茧之上。鸣人惊恐地倒退了几步却被不知名的力量抵住了后背,于是眼看着铁链被烧红、滋滋作响,然后被崩断。四溅的铁块眼看着朝鸣人的眼前迸来,却在他面前不远处被弹开。那些金属有的被射入了地面,有的甚至穿墙而过,唯独鸣人所在的地方是安全的。

  鸣人觉得自己见过很多大场面,但是都没有眼前的惊人。他眼见着那对羽翼再度展开,在光芒中缩小到了一个正常的比例。空中的苍白人影振动双翼从高空之中落了下来。

  向历代木业贼王发誓,鸣人得说那是他见过的最类似于天使的人。先是苍白有力的双足落在地面,然后是劲瘦笔直的小腿,在往上看……

  “原来天使也长兄弟啊。”鸣人感叹了起来,并觉得天使不愧是天使,连下面这块肉都远超常人水平。

  “……”黑发的“天使”眉头一抽,觉得想揍人。

 

  宇智波佐助,确实是堕天的天使,拒绝阐明自己堕天的原因。他在等待火焰烧坏铁链的几秒钟时间里想了满脑子的话来让解救了他的人类成为自己的信徒,结果还没来得及做完一个标准的天使的出场就被对方的言论气得忘掉了原本神神叨叨的台词。他弯腰一把扯起了地面上鸣人的……妈的这人怎么不穿上衣?!

  来盗窃佐助的人每年都有那么七八十波,没有一个不死于他羽毛的威能之下的。然而不管哪个,在他的感知范围中都十分认真地穿着精良的装备,然而不穿上衣只穿皮裤的他还是头一次见。这个人类要么是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要么就是个白痴。

  “你是白痴吗?”他直白地问了出来。

TBC

瞎他妈刨个坑,本来是想开个车,结果懒了_(:з」∠)_

总的来说 是个相声

评论(11)

热度(91)